FB G+
首頁 品生活 台大生跳鋼管超性感 豔舞全場尖叫

專訪/跳鋼管奪世界大獎!台大高材生「露大肌」豔舞全場尖叫

2017年11月15日 13:06

▲鋼管舞者Ian Shyu(蕭框)接觸鋼管舞蹈後,就像「著魔」般,每天都想著要練習什麼動作,看到別人的舞蹈影片,又想嘗試其他新的動作。(圖/記者楊絡懸攝)

▲鋼管舞者Ian Shyu(蕭框)接觸鋼管後,就像「著魔」般,每天都想著要練習什麼動作。(圖/記者楊絡懸攝,下同)

記者楊絡懸/採訪報導

你認識鋼管舞蹈嗎?多數台灣民眾印象中,鋼管舞也許是夜店上看到的性感舞蹈,或是地方廟會電子花車上的表演項目,然而,鋼管舞不單如此侷限。在台灣,一群鋼管舞者勇奪國際鋼管競賽獎項,其中一位是27歲的Ian Shyu(蕭框)於澳洲雪梨「男子鋼管世界大賽」(Mr. Pole Dance 2017)中拿下特別獎,以男性的力量與柔美為台灣爭光,而他的表演影片更在網路上引起討論,讓人們思考鋼管舞蹈的各種可能。

畢業自台灣大學中文系的Ian接受《ETtoday新聞雲》記者訪問時表示,3年前開始接觸鋼管舞蹈,當時是一位朋友邀請他到家裡嘗試鋼管,他們在小客廳裡看YouTube,透過影片的教學,自行模仿、學習鋼管舞蹈的基本動作。接觸鋼管舞蹈後就非常著迷,於是把YouTube當成是啟蒙老師,整整看了一年多,「當時就像『著了魔』,每天都想著要練習什麼動作,看到別人的舞蹈影片,又想要嘗試其他新的動作。」

「不過,看YouTube的那年其實沒有學得很扎實,中間還去當兵,直到當兵快結束時,才開始接受老師的訓練。」Ian表示,專業的舞蹈老師才可以告訴他系統性學習的方向,自己看影片時雖然一口氣看了很多技巧,但不知道這些技巧在學習的歷程中該擺在哪裡。他舉例,假設鋼管舞蹈有1至100的等級,學生可能要先到達等級1,才能繼續學習等級2等級3,以此類推……但YouTube教學會同時看到等級1的技巧,也會看到等級100的技巧,「你沒有辦法分辨何種等級適合自己現在學習,因此老師給予的訓練相當重要。」

▲鋼管舞者Ian Shyu(蕭框)接觸鋼管舞蹈後,就像「著魔」般,每天都想著要練習什麼動作,看到別人的舞蹈影片,又想嘗試其他新的動作。(圖/記者楊絡懸攝)

如今成為職業舞者,擔任鋼管舞蹈老師,Ian現在也教學鋼管舞蹈,「但這是不一樣的思考」。Ian表示,老師必須先知道學生的背景與程度,才能量身打造基礎,幫助學生一步步累積上來,要相當清楚什麼技巧適合學生現在的肢體狀態。

鋼管舞蹈有什麼身材的限制呢?Ian說,學鋼管舞沒有條件、沒有門檻,只要一直練習就可以,「你的身體狀態當然會影響學習進度的快與慢,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身體條件,不只是身材胖瘦、肌力強弱、柔軟度軟硬、協調度好壞等,每一個人身體上都有不同的條件;當個體不同,就不可能在一樣的起跑點,跑出一樣的進程。」

Ian表示,有些人在某些動作上做得比較好,但不代表這些人往後的動作都能順利達到,「也就是說,不同的動作有不同的要求,而學生們的完成度和能力成本也會有所不同。」至於為何有些老師們都可以教學,卻會回來上課?他說,其實教學主要是初階,多數的學生需要這些課程,但他教的課程通常較偏門,繼續也比較難,「像我有一堂課是教翻滾鋼管,就是在鋼管上呈現出翻滾的動作,這技術比較偏門,就會吸引其他老師一起來學,因為比較不容易學到。」

Ian除了和其他老師一起交流,也會透過所學的基礎,慢慢破解新的東西,「我覺得這滿好的,我也去跟其他老師學習,同一時間,我也去教課。」

▼Ian於澳洲雪梨「男子鋼管世界大賽」(Mr. Pole Dance 2017)比賽片段,舞蹈音樂選用張惠妹《血腥愛情故事》,引起許多台灣觀眾共鳴。(影/取自YouTube,如遭刪除請見諒)

「我一星期至少練習3次,而如果參加比賽前夕,就會加緊訓練,維持好的狀態。」Ian今年在菲律賓「鋼管世界盃大賽」(Pole Cup)獲得半職業男子組亞軍,也在澳洲雪梨「男子鋼管世界大賽」(Mr. Pole Dance 2017)職業男子組中拿下特別獎。

透過在雪梨比賽的影片可以看到,Ian選用台灣歌手張惠妹《血腥愛情故事》作為舞蹈音樂,難得的是,他在參賽選手介紹上寫:「這首歌的歌手是位台灣原住民,雖然她已經是當今的歌壇巨星,但在許多許多年前,那是還沒有什麼名人、歌手、政客為台灣的同志族群發聲,她便已經在那裡做我們堅強的後盾。堅定溫柔,甚至有點固執,直到今日。」引起台灣網友共鳴。

這些比賽畫面或許都可以在YouTube上找得到。Ian說,別人看到表演時都會稱讚「很棒的演出」、「超厲害的!相當精彩」,但每次比賽完,他都會省思自己這些年來完成了什麼事情,「這樣的訓練是足夠的嗎?」尤其比賽當下,僅在短時間內充分展現動作,完全不記得自己當時表達了什麼內容,「我都覺得自己表演得很醜,我根本不想看那些影片……不過,為了要修正自己的動作,還是硬著頭皮看了那些影片,從中挑出許多問題。時間隔越久,那些影片就更可怕。」

一段短短3分鐘的表演要花費多少時間與精力呢?Ian說,從思考動作、設計、嘗試結合新元素,不斷練習到站上舞台演出成果,加起來大概要3至4個月的時間。

▲鋼管舞者Ian Shyu(蕭框)接觸鋼管舞蹈後,就像「著魔」般,每天都想著要練習什麼動作,看到別人的舞蹈影片,又想嘗試其他新的動作。(圖/記者楊絡懸攝)

當向他人介紹自己是鋼管舞者時,會不會被誤解成是跳夜店或是電子花車的舞者?Ian說,他本人沒有常遇到這個問題,但有些舞者確實得處理這種誤解,解釋「鋼管舞是什麼」,而這就相當有趣,舞者會沿用全世界的說法「我們是鋼管運動、極限競技、空中舞蹈」,乾淨的鋼管運動,強調不是色情的舞蹈,拒絕與色情想像產生關聯,用這種方法區別鋼管舞蹈的類別;然而,Ian此次去雪梨參加「男子鋼管世界大賽」卻保有了脫衣文化的「色情成分」,像是另一種角度的反思。

其實鋼管舞的分法,與鋼管的基礎動作沒有太大的差異,該「到位」的技術都必須達到標準,差別可能僅是沒有碰到鋼管時、舞者在地板上時如何表現。Ian說,像鋼管運動(Pole Sport)可能從頭到尾都在做各式各樣的體操,競技特技,動作是否標準;鋼管藝術(Pole Art)下鋼管時會跳很多舞蹈,或是做一些引起觀眾思考的「藝術表現」;鋼管戲劇(Pole Drama),就要表達一些故事,出現很多的道具、角色,試著把故事告訴對方;鋼管豔舞(Pole Classique)重點是表現性感,就要穿得比較豔麗,做一些漂亮的地板動作,引誘到觀眾的共鳴。

▲鋼管舞者Ian Shyu(蕭框)接觸鋼管舞蹈後,就像「著魔」般,每天都想著要練習什麼動作,看到別人的舞蹈影片,又想嘗試其他新的動作。(圖/記者楊絡懸攝)

Ian表示,這些區別主要不是取決在鋼管上的動作,而是舞者從鋼管下來後,整段時間呈現的樣貌是什麼。換句話說,無論舞者跳哪種類型的鋼管舞蹈,也能直接欣賞其他種類的鋼管舞者正在表現的動作意義,「鋼管上使用了共通的語言,即使舞者下來後,加入的元素不一樣。對於很厲害的舞者而言,當然可以縱橫在各個場域裡面,然後各種類別都跳得很好,我們都稱這種舞者為『大師』(master)。」

「我比的『男子鋼管世界大賽』完全是Pole Classique風格的比賽,非常的Classique,這比賽有很多厲害的鋼管舞者參加。雖然是艷舞風格,但能擠進決賽(Final)就表示舞蹈技術已經超高。所以很難去說Pole Classique都沒有技術,大家最關心的還是你在鋼管上的表現。」

▲鋼管舞者Ian Shyu(蕭框)(圖/Ian Shyu授權提供)

▲Ian一星期至少練習3次,而如果參加比賽前夕,就會加緊訓練,維持好的狀態。(圖/Ian Shyu授權提供)

於是回到稍早的問題,那鋼管舞蹈是什麼?Ian說,當一派的人站出來說「我們不是色情鋼管、我們是鋼管運動」時,另一派人卻去強調,脫衣舞是鋼管舞的起源,「對我而言,這是姿態的問題,你當然可以純粹呈現『鋼管運動』,不表現出性感的元素,這些都沒有關係;反過來說,如果你只想要呈現『鋼管豔舞』,那當然也沒有關係,因為這就是你對於你自己的表現,也只是鋼管舞蹈的一種形式。」

Ian目前也加入了全台第一支職業鋼管舞團「不銹鋼舞團」,成員目前共有8人,預計在20、21日進行創團首演,宣傳鋼管文化,讓更多台灣民眾欣賞鋼管舞蹈。鋼管運動已然是個結合特技、體操、舞蹈等要求的賽事項目,國際鋼管運動協會(International Pole Sport Federation)正積極爭取鋼管運動納入下一屆奧運項目,期盼促進國際交流。

我想說的是......

生活雲粉絲團

回上層